"无我"才能有境界——摘录卢台长讲述于观音堂
2012-06-19

接下去师父给你们讲,要先想到死,心中才能得到永生。先要想到我们人活着一定会离开人间的,那么你才会想到我们怎么样才会永生呢?念经就是让自己的晚年到西方极乐世界去,到天上去做菩萨。如果这个人从来没想到死的话,当死亡来的时候他就会很害怕。犹如很多人突然查出来生癌症了,一下子整个家里都乱了套了。如果经常能想到我总归要死的,他就会想出办法能让自己永生。常言道:我们连死都不怕,还怕困难吗?这些说的都是白话,所以我们要用佛法的精神和智慧逃脱死神的魔掌。不要怕,因为我们不会死,我们的灵魂也不会死的,怕什么?人的一生不在于你一生的成就或是一生的幸福,而在于你死后的归宿。你一生再有成就,你一生再幸福,但你死后还是不知道到哪里去,你这个人就是白活了。要有归宿啊。比如你是煤窑里的矿工,你就算现在在夏威夷旅游,但你最后还是要回到煤矿里做矿工啊,那毕竟是旅游啊。听得懂吗?要想啊,要往深里想啊,我们要想到死后到底要往哪里去?所以我们要在死之前去努力,去为我们所追求的境界去不断地努力和奋斗,这就叫白话佛法。我把这么深奥的佛法用白话讲让年轻人都听得懂,就是要精进要努力,还没死就要想到以后要到哪里去。

所以要忘记这些人间的假相,我们一定要忘记在人间所有的假相。假相是什么?今天我跟他做夫妻了,明天他是我的孩子,上辈子他是我的爸爸妈妈,这些所有的事情一过就没了。两岁的小妍妍跟她妈妈做了两年的母女,这个孩子就没了(车祸),这难道不是假相吗?就是假。对不对啊。今天大家跟师父在一起,我们也总有分离的一天,是不是假相啊?也是假相。你们今天所得到的一切,你们也可能在瞬间就没了,这也是假相。你去看看那些玩股票的人,他们可以一下子发大财,但是他们也可以一下子变成“跳楼”人。这个对他们来讲不是假相吗?你们今天坐在一起大家是朋友还打个招呼,说不定哪一天就走人了,这不就是假相吗?所以修行修心是我们人生要做的最大的功课,是我们人生最大的奋斗目标。做总统了,做主席了,成为百万千万富翁了,这些都是假目标。

真正有智慧的人从生出来就应该懂得我以后要到哪里去。真正聪明的人到夏威夷旅游就应该想到我应该在夏威夷怎么过,我以后怎么样离开煤矿,否则你在夏威夷也玩不好的,因为你只要想到自己回到上班的地方又要吃苦了就会不开心。犹如在人间再幸福,一想到以后总要离开人间,马上不开心了。如果我们能够到天上去,能够到西方极乐世界去,那我们就永远不吃苦了,想想怎么样能修上去。在人间,有些人多可怜,天天早上这么早起来,好不容易轮到改夏令时间了,可以多睡一个小时,哇,开心啊,真开心,你看人的心态就这么小,他以为开心了,晚一个小时就可以多睡一个小时,多可怜啊,要想得开真的不容易啊。所以我们一定要明白,我们一生最大的事业就是要修行修心。

无我才能有境界。把自己忘记了,这个人才会有思想境界。我烦恼、我痛苦不就是因为有“我”吗?你今天想不通了就是因为你心里有执著,不要责怪自己是你们自作自受,自作自受要能够承受、要能够忍受。师父给你们讲解出来的话真的是白话佛理,你们今天自作自受了,所以你们就必须忍受。再给你们两个字,要让你们“忍受”,不就是因为你们自作吗?都是你们自己做出来的。那么还有一个方法,想想自己做“因”的时候、开心的时候,那么你的心态就平和一点,受的时候好受一点。我讲话很深的,讲到很多人心里去了,你们知道师父有他心通的。所以真正的圆满觉悟是看破一切、放下一切。觉悟是什么?就是看破放下。为什么年纪大的人不容易看破放下,因为他们过去没有境界,经历太多了,所以放不下也看不破。年轻的人为什么看得破、放得下?很多年轻人对什么事情都无所谓,因为他没有太多的经历,觉得我为这个事情死了就死了。虽然这不是真正的破迷开悟后的看破放下,是一种意识中的放下。所以修心应该年轻的时候修,等到年纪大的时候修实际上就是一张图画已经画得乱七八糟了。你看年轻人一张白纸越画越好,所以希望你们越老越要好好修。

你处境的心要转变,就是说要把你身处在什么环境当中的心转变过来。我今天处境很不好,我要转变过来。比如今天你面对着很多的客人,你自己的处境觉得和别人打交道有一点拘束、有一点不开心、有一点麻烦,实际上这对你就是个考验,你要把这个心放下,要把它转变过来。如果人家说“觉得你有点怪怪的”,那你越要对人家真正的好啊,要让人家觉得你没有怪怪的。师父这是在教你们做人啊,不要以为师父单单教你们学佛啊。很多东西要避开的,要避实就虚啊,也就是说有时候要避开自己的短处。比如有的女孩子今天额头上长了个东西知道拿头发遮一遮。男孩子这里长了东西讲话的时候手一直遮着,其实都是想遮盖自己的缺点。那你能不能不要让缺点生出来呢?

我们任何念头转变,实际上有时候“一念就上天堂,一念就下地狱”。其实是你的心念在转变,人家什么都没有变,是你的心在变。比如你心里觉得“哎呦,他对我怎么样了”,在感觉上你马上就会觉得“他是对我怎么样了”,如果你觉得“我又没什么”,实际上你就是没什么。心念在转变,我要做好人做好事,那你就是好人在做好事。如果你想我怎么变成坏人了,我不敢看人了,你看你的脸敢不敢看人?如果你今天做错事了,你眼睛不敢看人,就是因为你自己知道做错事情了。实际上是你的心念在转变,人家还是那样,“山还是那个山,水还是那个水,太阳也是那个太阳,月亮也是那个月亮。”很多人说这个歌曲是浪费歌词,实际上它是讲心态的,是没有变化的,是你的心在变。

我们有时候看到好像是外境给你找了很多的麻烦(外面的表层给你找了很多的麻烦),实际上是你内心的妄念在起变化而已。外面的麻烦苦恼很多,都是我们心里在变化。今天我心里不舒服了,我难过了,实际上是你的心在变化。比方说今天我跟某一个人不开心了,如果你觉得这有什么,明天他又开心了,过一会儿打一个电话,过一会儿送一个东西给他,他明天又开心了,你脑子里想象一下他很开心的样子,这件事情马上就结束了。问题是你的心在转变,如果你觉得这个人突然之间不开心了,其实是你的心在变化,“哎呀,怎么办”,眼睛不敢看他了,电话不敢打了,什么事情都不敢做了,那你不就是心在起妄念吗?听得懂吗?要用心来转。别人对自己的好与坏,也是从这个虚空的我来判断的。如果师父要判断你们对我好不好,也是由虚空的我来判断的。我认为今天你对我很好或对我不好,这都是我自己认为的,都是空的。实际上人家对你好不好,那是实在的东西。所以我们在心中要没有分别心、差别心。有什么差别啊?什么都一样。要想到明天,明天会更美好,心里就会舒服。要想着怎么样来看明白这个执著的色身的我的变化,因为这个色身是我感觉的,实际上人家对你很好的,而你没有感觉出来,那就是色身的我在起着虚幻的变化,你没有看到人家真正对你好。比如你睡着了人家帮你把被子盖好,你没感觉的;人家天天晚上把水倒好、把饭做好,你天天去吃,你没感觉的;人家男人天天赚钱到时把钱给你,你也没感觉的,那就是麻木了,因为你这个幻觉的我已经不感觉人家是在对你好了。实际上还是虚幻的、还是飘渺不定的我。这个“我”字是不能判断真实的事情的。所以凭你自己你怎么来牵动自己这份好与坏的心呢?就凭你这个虚妄的我,你怎么知道这个人对你好对你坏呢?你为什么会不开心?因为你觉得人家对你很坏,实际上你不能判断准确的,只是虚妄的心在动。所以在我们心中没有对错,只有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