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之死地而后生 ——自觉精进,判断灵性不是难事
2011-06-06

置之死地而后生

——自觉精进,判断灵性不是难事

敬爱的台长:
    您好!
    各位专修台长法门的同修好!

    跟着台长念经不知不觉一年多了,时间并不长。不时地在台长的博客上看到一些新同修的困惑,所以想到把自己怎样入门的经历写出来,希望对新来的同修能有一点启发,能避免少走一些弯路。理解不当之处恳请台长和各位同修多多指点。

缘成信佛

    有张照片是我五岁左右在大足石刻的留念,背景就是身后石壁上的四个大字——与佛有缘。可实际上,寺庙去过不少,只觉得十分神秘和令人敬畏,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信什么宗教。佛教方面的励志书籍读过两本,出国后去过教会,看过基督教的报刊,也读过慈济的杂志,但内心都无法认同和接受。一方面,随着孩子孕育出生,家庭矛盾不断爆发,每天都活得心力交瘁。痛苦难耐之时,心底反反复复地问自己:“为什么我的命这么苦?到底有没有解决的办法”?为了改变现状,我读过各种相关的书报杂志,还试图通过星座、血型、八字、风水来化解,甚至还花了大半年参加教会的家庭关系学习班。可是一切的努力都收效甚微,矛盾依然十分尖锐。

    2009年9月的一天,在美国的中国城报纸上的一则广告引起了我的注意——“通灵大师免费遥测健康运程”。有这么神的事吗?而且还不收钱?当时看完并没有深究。直到一个月后,有天我痛苦得快撑不住了,才找出报纸决心请“大师”相助。没想到的是这是个佛教博客,跟算命根本无关。但里面的内容就像磁铁一样吸引着我一篇一篇地往下读,越读心里就越清楚——这就是我一直苦苦寻找的解决办法!

开始念经

    第一次念经很激动,几乎是放声念的。结果到了晚上,肚子胀气痛得很厉害,还以为是吃的问题。第二天同样如此。直到第三天才在博客里读到“念经大声伤气,不出声伤血”。

    一开始对念小房子有些畏难情绪,想有点基础了再说。加上一下子明白了我们和灵性同处一个空间,心里十分害怕,到了晚上更是紧张。有天半夜2点多还翻来覆去睡不着,突然左眼像被洒了辣椒面,痛得眼泪直流。起来一看,眼睛充血得很厉害,连结膜都水肿了,样子十分吓人。经秘书处指点才知道,这就是要经者在提醒我赶快念小房子还债啊。

感受灵性

    如果有谁在我学佛之前跟我谈到灵性,我只能说将信将疑。但是念经之后,特别是开始念小房子后,几乎时时刻刻都在和灵性打交道。灵性的存在确实是真实不虚不容置疑的。

    念了几张小房子后,我打通了台长的电话,台长说有个灵性在我的头上。台长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自己头顶上的确是有一个“东西”的——有一点点痒,不仔细几乎觉察不到(可以用一点水把头顶的头发抹湿,头发干了会慢慢直起来,差不多就是那种有点痒的感觉)。烧完8张小房子,回到屋里坐下来念经时,突然感到有股烟一样的东西往头顶涌,有点痒。我有些紧张,他也感受到了,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往上升,最后飘走了。这时我的头部以及整个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和舒畅。我知道,第一位要经者超度成功了。

    没高兴几天,很快我就经历了谁都不愿经历但又无法回避的——灵性上身。尽管在博客里读过相关描述,但在没有亲身感受之前,还以为就像午觉睡得太久浑身无力那种感觉,实际一体会才明白决不那么简单。那天我丈夫半夜加班,我一直没睡踏实,迷迷糊糊中梦到自己和一群同学在郊游。傍晚天快黑了,我们在一户农家门前问路。顺着那人指的方向,墙上写着“黄泉路”,更远的地方还看得到“鬼门关”。我很奇怪,心想怎么走到丰都来了,不好不好。这时梦境全部消失了,一片漆黑,只听到一个小孩用天津味儿(我根本没有天津的亲友)很重的话说:“奶奶,我想吃个苹果”。声音高得震耳,像是高音喇叭直接对着我的耳朵在讲。我一下子醒了过来,朦胧中右侧的窗前有团黑乎乎的东西(那时还没有在走廊开灯,但即便在黑暗中也能看出那是一团更黑的黑气)。就在我努力睁大眼睛想看清楚一些时,那团黑气以极快的速度撞进了我的后背。顿时我浑身发热非常难受,心里清楚,想喊却根本发不出声音,一下子身体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了。那种无力的感觉非常绝望,好一阵之后才能说出话来。一个纯阴的灵性进入一个阳性的人体,相当于一个负电荷和正电荷相撞,反应的剧烈程度可想而知。

    第二天起床,很明显地感到背上有个地方凉飕飕的,像是贴了块膏药。随后的症状是大量的头屑,白花花的一片(不管洗头时洗得有多干净,只要头发一干就会看到头屑)。慢慢地后背上长了很多红色小疙瘩,很痛。再后来额头上也长小红疙瘩,甚至还有脓点。头皮里也出现了大大小小的包,一触即痛。有时身体的某个地方会突然跳动(有次念经时左小腿肚突然跳动起来,而那里正好有颗痣,所以才得以亲眼目睹那颗痣跳了20多秒)。有时感觉有个小冰点贴在某处,冰凉冰凉的。肚子里会发出奇怪的声音。念经时后背会莫名其妙地冒寒气,有时冷得不由打个激灵,有时冒一身鸡皮疙瘩(天冷时可能感觉不到,在夏天感觉尤其明显)。灵性给人的感觉并非一成不变:有时感觉那里像搭了块厚厚的湿毛巾;有时感觉自己像背了个乌龟壳;有时会痒,会刺痛;有时又痛又重,像是背了一座大山;有时甚至是身体其他部位突如其来的剧痛。再加上反反复复的上呼吸道感染,鼻孔长疮和裂口,我非常清楚自己欠这位要经者的一定不少。

    除了以上外在的感觉和症状,另一个最直接的途径就是梦了。念经修行之后做的梦与以往的梦截然不同,尤其是清晨5到8点做的醒来记得格外清晰的梦。灵性有时在梦中会送点东西暗示一下;有时二话不说直接就上身。多听《直话直说》和《玄艺问答》,听台长是怎么抓住要点分析梦境的,久而久之也会对自己的梦基本有数。(注:头屑虽然是最初的症状,但会随着身体的适应而逐渐变得不太明显,这时就要通过其他症状来进行判断。如果身上的灵性并没超度走而又突然出现大量头屑的话,那只能说明新的债主又来了——应该梦境有所提示。只要有心,完全可以学会自己判断,根本不必通过台长费气看图腾。看图腾是台长在末法时期为尽快救度众生才显示的神通,重点是度那些将信未信之人。已经深信的同修应当自觉勤学精进,不能事事处处都依赖看图腾。看图腾只是手段,念经才是目的。即便看了图腾,归根结底还是要通过念经来改变。而且就算这次台长说念7张念走了,下次灵性来了又怎么办?人只要活着,这一辈子灵性都会不断地来,只有自己学会判断学会解决问题才是根本。)

    相对而言,房子里的灵性判断起来更容易一些,主要是通过发出各种有节奏的声音来表明他们的存在。除了学佛前早已在家中而自己浑然不知的,新来的只要一来都会立即发出声明。我在白天念经时就听到过一个灵性“嗖”地从身后的墙壁蹿了进来。也有从窗户玻璃和后门进来的。类似房梁的震动声,清脆的撞击玻璃声,突然的一声巨响等等,这些不太寻常的声音其实都是灵性发出的。09年冬天的一个下午,天已快黑了,我在厨房做饭,只听到很长的“吱——呀”一声,阴森森的,就像电视里常演的那样。等做完饭,才发现是楼上关好的厕所门被打开了。赶紧念了3张小房子,刚一烧完,就听见房梁上“咚”地一声。不用说,那就是灵性腾空而去了。据观察,灵性最偏爱的地方一是厨房,二是厕所。厨房的灶台、冰箱;厕所的通风口、镜子、灯泡;还有窗户、墙角、天花板。这些地方如果会持续自己发出声音,多半都是灵性。虽然灵性会动,但我注意到他们都有自己所选的固定的“住处” ,而且每个灵性都有自己的性格脾气,因此还可以根据他们发出的声音的大小和轻重缓急来大致判断家里的灵性数量。

    刚开始听到这些声音时非常害怕,晚上尤其怕。后来发现,即便是阳光灿烂的大白天他们一样也会发出声音的。这说明灵性一旦进入家中,不讨完债是不会离开的。既然人家白天晚上都在,那还有什么好怕的呢?害怕也不解决任何问题,只有老老实实赶紧念经还债。

    对待灵性,最起码的是要尊重。我们人一旦死了,没了这个肉体,也是一个灵性。灵性还有五通,我们起心动念他们都一清二楚;人呢,什么都没有。所以千万千万不能自以为是。其次就是要守信,做到言出必行。

    有的初学者会有一种错觉,觉得这些都是念小房子后才发生的,那不念是不是就安全了呢?其实不然。因果定律面前众生平等。对于一个什么都不信的人,他的债主同样会定时找上门来(这就是为什么有的人会突然得忧郁症、精神病、癌症等疑难绝症,甚至突然自杀或暴死),而且因为拿不到欠款,还会一来再来,最后在他的某个劫数或是临终前把新账老账一笔算清。会念经会念小房子了就等于有了还债的能力,债主们急着找上门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现实生活中有谁借了我们的钱一直不还,一旦知道他有钱了,我们不也会紧盯着他还钱吗?)。一笔一笔还掉欠款后,和债主们的债务关系也随之终止。台长博客上众多同修发表的经历和录音中的大量实例都不断证明了这一点。

    我自己也是个很好的例子。2002年3月,还在读书的我突然开始连续失眠。白天精神恍惚,经常头痛;晚上一到睡觉时候就头脑格外清醒,想来想去想的都是怎么结束自己的生命。额头边缘长了很多小疮,又痒又痛。人一下子变得呆呆傻傻,不愿见到人,更不敢看别人的眼睛。原本很容易的事也变得异常艰难。盯着书本一连几个小时也看不懂一段话的含义,学习完全处于停滞状态。真的跟“行尸走肉”差不多,甚至麻木到连想哭都哭不出来。那时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信、更不知道台长,就这样一直拖了5个多月才慢慢恢复正常。现在分析起来,那应该是个不小的灵性,因为我不会念经无力还债,折腾了一番最终离开了。我呢,虽然保住了性命,但整个人生因此发生了极大的转折。

    以前头脑里被灌输的都是“宗教消极”的观念,现在我要大声地说:佛教其实是非常积极的!能够拨开层层假象直指本质,能够指导世人改变自己的运程而不是为命运所左右,难道还找得到比这更积极的吗?!

    台长的法门有多么珍贵,也许没在痛苦绝望中挣扎过的人并不能深深体会。三大基础经文、三大救命法宝、加上“小房子”,看似简单却绝不简单,里面蕴含的都是观世音菩萨和台长在末法时期救度众生的大慈大悲!


沐浴佛恩

    因独自带孩子操劳过度,我得了很严重的颈肩综合症,头只能上仰不能低头,整个颈部僵直酸痛。为此专门连续作了3个月的理疗:针灸、电针、频谱仪、蜡疗、牵引、刮痧、推拿、中药熏蒸等统统都试遍了。每次在医院里感觉好多了,一回到家慢慢又很难受。主治医生的最后结论是亚健康状态,让我心情放松。刚开始念《礼佛大忏悔文》时,每次点头拜都是硬着脖子勉强拜的。超度走身上的第一个灵性后,脖子和肩膀顿时就轻松了。现在低头已经不成问题。只是这是个薄弱部位,一有灵性就会难受。

    09年冬天的一个下午,我正念着小房子,突然腰部又痛又胀,坐立不安几乎没法念经。于是我停了下来,恳求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救我。一两秒钟后,一股热气环绕了我的腰,接着又是一股。这两股热气就像两个热的游泳圈,圈着我的腰部。渐渐地,疼痛感变得麻木,最后就感觉不到胀痛了。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真的是闻声救苦啊!这么快就来解救我的苦痛!一想到菩萨的慈悲,内心的感激无以言表……

    其实每一个认真念经的同修都该知道,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一直都事无巨细地关心着我们每一个修心修行之人。我在念经之初还玩着农场游戏,是菩萨点化我让我意识到这也是在造业(详情可读我的博客)。念小房子还债还得很吃力,是菩萨来梦里指点我:“再加八遍《大悲咒》!”开始念《礼佛大忏悔文》时有几个地方老是出错而自己浑然不知,是菩萨帮助我意识到才改正过来……念经没多久,我已深深体会到: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不是慈母,胜似慈母;同时也是一位严师;也是我最最知心的朋友。

    还有一个不能不提的就是我的女儿。她2、3岁时非常爱哭闹,一哭起来就是半小时以上,最高纪录是一天五次。邻居认为家长在虐待孩子,报告了儿童保护协会。协会派人来我家调查和检查,要求全家必须去指定的therapist那里上课,一直上到他们满意为止,否则就把孩子强行带走,另找合格的父母。虽然百般委屈,人在屋檐下却不得不低头。上课之后,学到了一些处理方法,但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期间她又闹了几次,边哭边把眼睛抓得掉皮,甚至还不停往自己身上吐口水。

    09年8月左右,有天晚上临睡前和她道别,她突然说:“妈妈,屋顶上有只黑鸟鸟”。当时窗户和窗帘都关得好好的,我只有告诉她,很晚了,小鸟早就回家了。没过几天同样是临睡前,她又说:“妈妈,有只黑鸟鸟屙了巴巴(大便的意思),飞走了”。这次我才感到事情很诡异,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是在知道台长大约2个月前,说明灵性已经开始发出暗示了)。11月的一天有幸打通台长的电话,当晚女儿却突然呼吸急促气喘起来(以前从未发生过)。当晚她一直不停哮喘,翻来覆去睡不着,弄得我也睡不着。半夜里她突然告诉我,有只黑鸟鸟飞过去了。这时我才恍然大悟:“黑鸟”就是找她要经的灵性,在怪我没问台长她的情况呢!这件事再一次证实了灵性的存在。自己看不见的并不等于别人就看不见——三岁的小孩不就看见了?虽然看不见,但我可以通过其他途径清楚地感受到。灵性和灵界的存在都是事实,并不以某些人的不信而抹煞其存在。

    自从给女儿念小房子后,再没听她提起“黑鸟”。她的脾气好了很多,变得懂事有礼。即使偶尔发脾气,也很快就会平静下来。如果以前她的表现只能打40分,现在差不多可打80分了。有天早上醒来她非常高兴地告诉我,她梦到台长爷爷了。台长爷爷叫她要乖乖听妈妈的话,如果她很乖,下次还会来看她的……

忍辱精进

    女儿的问题终于得到了控制。惭愧的是,一直努力想解决的主要矛盾却进展不大。原因之一是我丈夫根本不信,所念的经文可能不少被弹了回来;其次就是两人之间的冤结太深,非这一点经文可以完全化解;而且自己刚开始念经,债务十分沉重,债主们也不可能让我一下子顺利起来。

    但是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我了。以前怎么也想不通,经常憋着一肚子闷气。虽然也知道“气出病来无人替”,但由于不懂因果,根本无法落实到行动上。现在懂得了因果,知道是前世自己所造的因,今世必须坦然承受果报,对他的一腔仇恨不知不觉消失了大半。“吃苦就是消孽障,就是在转心”,而且和向台长求助的好多人比起来,这点苦根本算不了什么。一点一点想通了,一点一点看开了,也就不再执著于今世婚姻关系的假象,也就开始学着慢慢把他放下了。而且还应当感谢他这个增上缘,如果我事事都顺心如意,怎么会不断摸索直至最后接触到台长的法门?(就在开始写这篇文字后不久,无意中在09年7月的旧报纸上发现有篇短文专门介绍台长,而我根本连读都没读这份报纸,因此又浪费了两个月的修行时间。可见这份佛缘来得是多么不易啊!)

    从拍“与佛有缘”的照片到真正开始念经修心,这中间相隔了整整三十年。三十年我的佛缘才成!回首自己这前半辈子:虚度了多少光阴,吃了多少苦头,走了多少弯路,在黑暗中苦苦摸索却毫不得法。有好几次都以为自己走到绝境必死无疑了,每次都是麻木地捱了过来。只是最后一次,我遇到了台长(非常感谢那位在《华夏时报》上登广告的同修);从此以后,不管还会遇到多大的困难,不管还要吃多少苦,我都会坚定不移一心一意地跟着台长念经修心——因为台长把佛法导入了我的生命,让混混噩噩活着的我完全豁然开朗。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的新生就是从跟着台长念经修心那一天开始的。

    对于佛法,我几乎什么都不懂,完全是从一张白纸开始。唯一庆幸的是没走弯路,直接就找到了明师。因此也格外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认认真真按照博客上“资源导读”指导的步骤一步一步地做,边学习边实践,很快就走上了正轨。(这里想说的是,现在出现了一些台长法门的“快速指南”之类,但是这些都无法代替自己该下的基本功。好比一碗营养丰富的米饭,自己咀嚼后才能充分消化吸收。如果光图省事,把别人嚼过的吞下去,自己又能够吸收多少?何况咀嚼本身就是整个消化过程至关重要的第一步,不认真咀嚼,怎么可能好好消化?一旦明白了学佛修心的重要性,知道其实世间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那么花再多的时间,下再大的功夫也是值得的。从害怕到不怕,从不懂到懂,这都是一个必经的过程。要缩短这个过程的时间,除了用心努力之外还是用心努力。几分付出几分收获。学习如此,学佛同样如此。同时要明确一点:是我们自己想改变自己痛苦的现状和命运,是我们自己为自己念经修心;不是台长叫我念才念,更不是为观世音菩萨念。主动学习和被动学习的效果大家都十分清楚,只要把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发挥出来,一切的困难都不难克服。初学者特别要认真学习《玄学问答》,里面总结了一百多个最常见的问题,应当被当作工具书一样经常查阅——博客里好多反复问来问去的基本问题都可从中找到详细解答。)

小结

    结合自己这一年多的实践以及在博客上看到的留言,有四个误区是初学者应当一开始就要避免的:

    一是迟迟不念小房子。其实把经文念熟之后就该马上开始念小房子了。正如台长所说,我们一开始念经,天上地下全都知道。与其被债主给了颜色之后再行动,还不如自己主动还债。

    二是把念小房子看得太简单。和第一个误区相反,这个误区是会念小房子之后觉得很容易,恨不得亲友亡人每人都送上几张。一来这是没有意识到念小房子要承担很大的责任,连自己的债都没处理好,怎么有实力去救他人?其次就是对自己本身的债务还太过茫然。
 
    三是普遍把债务估计得太少。真是不念经不知道,原来自己欠了这么多债。债主来了一个又一个,小房子根本念都念不过来。所以当务之急是先努力消自己的孽障和还债,一开始就要作好吃力还债的心理准备。

    四是不能做到一门精进。台长就这个话题作过不少开示,可见其重要性。接触到台长的法门并不等于就进了保险箱,如果东看西看不一门深入,一样会被业力重新拖回苦海。这样的人为数并不少,我就亲眼见到一个女孩最后完全迷失了方向。

    以前不懂时,曾经疑惑过“贪瞋痴”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怎么能代表一切罪恶的渊源。如今一修心,才切实体会到这看似简单的三个字真的是世间所有恶业的源头。看看这个“贪”字,由“今”加“贝”组成。“贝”就是财物,一切物质的东西。“今”就是今天,是暂时的。为什么不是“永”呢?说明造字的古人很清楚——人只能暂时拥有物质的东西而决不是永远。所以贪也无用,最后都是一场空。“瞋”字则说明了“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生气时怒气冲冲,不知不觉就瞪大了眼睛,甚至双眼都会冒火。所以人的真实内心都由眼睛暴露出来。“痴”由病字旁加“知”组成,说明这个知识不是正确的,而是不健康、有问题的。现在我们学佛就是要学习通过“戒定慧” 来除掉这“三毒”。


结尾

    我十岁左右时作过一个梦:自己在地上捡到一枚漂亮的外国钱币,赶紧揣进裤兜,然后想到:我这是在做梦啊,梦醒了不就不见了吗?甚至在余下的梦里,还不时用手摸摸裤兜确保硬币还在。第二天早上起来,梦还记得很清楚,可是那枚漂亮的硬币却无影无踪了。

    其实,人生也是一场梦。这一生中我们得到的各种东西,房子也好,车子也好,名利也好,都和那枚硬币一样,梦醒了什么都没有了。“万般带不走,只有业随身”。 所以要珍惜今世难得的人身,珍惜宝贵的时间,珍惜观世音菩萨救度我们的法门,“借这个假的世界,来修我们真的灵魂。修好了真的灵魂,所有的万法都会围绕着你的真灵转动,你就能驾驭这个世界,你就能控制你的生活圈子和你周围的环境。”
 
感恩舍身忘我救度众生的卢台长!

感恩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

不懂就问
定稿于2011年5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