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记忆
2011-01-09

(一)
我是从09年10月开始,跟着台长念经修心;
09年12月,和秘书处预约了请台长看图腾,已经排到10年12月了,当时想:“还有一年的时间,我要好好念经,到时跑到台长面前去,让台长看一个很亮的图腾!”
 
一年来,我也确实很认真地在做——功课、小房子、许愿、放生。
然而,慢慢的,越来越感觉自己孽障深重,突然对自己的前世产生了很大的恐惧——到底犯了怎样的罪孽呀?人家灵验的事情比比皆是,我却基本感觉不到;人家连白发都能念黑,我身上的病却一直不好……
也渐渐打消了去悉尼的念头。
 
10年11月初,突然又开始犹豫,要不要去悉尼见台长?毕竟,一年前曾那么强烈地愿望过!真的很想去观音堂拜拜,很想亲眼见见台长!但是,我修得一点也不好,我很惭愧……

一直决定不下,但还是试着去申请了签证。出乎意料的顺利,一周就批下来了。当飘远的梦握又在手中,不禁思绪纷纷——早在节目中知道3天后台长会带领大家去放生;也想起博客上记载的放生现场的神奇景象……怦然心动,再不考虑太多,当天晚上订下住处,第二天中午订好机票,晚上就出发了——顺利地不可思议!
 
(二)
当我站在东方台门口的时候,仿佛还未回过神来;东方台的工作人员让我先去观音堂拜拜,跪在菩萨面前,这尊在博客上看了无数次的观世音菩萨,真的就在眼前,幸福地恍然如梦……
说话间,听到一声说了声“台长来了。”我侧过头去,那么熟悉、那么亲切的身影正披着一道祥光走来……
原以为,见到台长,我可以微笑着上前问好或者说声感谢,然而,那一瞬,我竟泪流满面,哽咽着一句:“台长,我终于见到你了……”再说不出别的言语……

次日跟着他们去参加放生,鱼票本来就紧张,何况我没有预定,自然是没有鱼的。就有同修把份额的一半让给我——10条小鱼苗!好开心,不光能到现场,还有鱼放了~~
后来,又有台长的两位弟子过来要分鱼给我,我说有10条了已经很满足。
青年团的同修朝气蓬勃,搬凳子、订木桩、递水桶、分鱼……阳光般的笑容,挥洒不尽的活力……和他们在一起,真的很快乐——纯粹、明净!
有很小的孩子跟着父母来参加放生,这么小就能接触佛法,看着真令人羡慕。也不禁叹息——为自己曾经虚度的年华!遇见台长,三生有幸,却又相见恨晚。不管什么年龄的同修,大概都会有此感叹吧~~
那天从早上就一直绵绵的下着细雨,放生前大家都是戴着帽子打着雨伞的;开始放生的时候,雨就停了,包括后来台长做开示,期间都没有再下呢。虽然我没有看见传说中的祥云,但还是深深感受到了菩萨的慈悲——让我们在放生的时候没有淋到雨。感谢观世音菩萨慈悲!
 
(三)
台长真的好辛苦,早上要处理台里的事情,下午要做节目或看预约者的图腾,晚上总要到9点后才回……
那天傍晚,台长帮我看图腾。我推门进去的时候,台长已是一脸疲惫、挡不住的沧桑……整个下午,看了好几个了吧,都没停过……
没等我报生肖,台长就指出我身上孽障很深,问祖上是否有杀业?我当时回答“就外公承包过几年的鱼塘。”(后来回国和妈妈说起,才知道:我爷爷的父亲、奶奶的父亲都是打鸟的!瀑布汗+无语……但也明白不可以抱怨,不管是谁的孽障,既然让我作为后代来偿还,那么,归根结底,也都是我欠的债,都是我的错!)
我说我的病好久都不好,台长告诉我,前世也带来好多孽障。终于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我曾经是个很坏的人!想想我在认识台长之前,任性无理、脾气又坏、还自私……这些,都是前世的缩影吧?
眼前的台长,不再是博客上那个笑容明朗的台长。无力地靠在椅子上,仿佛连说话的力气都要没有了。那么疲倦,倦得甚至虚脱的感觉。
虽然以前台长在节目中也有说“看不动”的时候,但亲眼见下,心从未有过的痛,狠狠地痛!
本来想要问的“运程、颜色、在哪里、家里的佛台”之类的问题,突然变得毫无意义,我全部收起。
所有的不好都是孽障太多的缘故——知道这点我也足够,接下去,就是继续好好念经好好修。或许将是个漫长艰苦的过程,但我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定当坚持、精进!
 
(四)
观音堂不大,同修却不少,但感觉一点也不杂,反而是那么祥和、那么清净、那么精进!
义工到的很早,一边念经,一边整理、打扫;
有位小伙子,每天中午都来念礼佛大忏悔文。应该是在附近上班的吧,趁着午休来念会经;
有位探亲的阿姨,白天来念经,晚上等下班的女儿过来做完功课一起回去;
有位女士,每天下班后,匆匆赶来念小房子,直到近11点才回;
有位老妈妈,开心地告诉我,她每天能完成4张;
秘书处的工作人员,每天处理各种事务到很晚,差不多11点的时候开始念经。可想而知的辛苦!
……
 
(五)
其实,我走这么一趟,真的只是想拜拜观音堂的菩萨,见见台长。可是,我却得到的太多。
观音堂所见个个都是菩萨,个个都是我学习的榜样。
大家对我很照顾,担心我出去吃东西不方便,总会为我考虑周到——给我带牛奶、炒饭;
台长的弟子丽丽阿姨特地从单位请了假,冒雨带我去看悉尼大桥、歌剧院;
晚上,总有同修顺路送我回去,其实,我知道并不是那么“顺路”,只因,我一个人坐公交他们不放心;
临行前日,台长嘱咐义工阿姨做了好多菜,几位师姐请了假来陪我吃午饭,还给我准备小礼物;
走的那天,还有同修特地起了个大早,送我到机场;
……
每次都很感动,却又不知所措;继而又觉得自己给别人添了这么多麻烦,心生愧疚;然后只能傻傻得哭~~(什么时候菩萨给我开开智慧,让我能用言语表达出心中的触动啊~~)
短短几天,本不过萍水相逢,却足以令我回味一生!
 
(六)
又记起,台长在观音堂做开示,我有幸能够坐在下面聆听。
当我目不转睛地望着台长,多么希望能把此刻定格成永恒,让我留着这份记忆,生生世世能够跟着台长修!
观音堂,有我今生难以了却的思慕,
观世音菩萨,是我无量劫下不变的信仰!
 
顶礼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
顶礼大慈大悲卢军宏台长!
感恩秘书处的师兄师姐!
感恩观音堂的各位同修!
 
——小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