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一个青年人跟卢台长学佛的真实感受 — Yisa
2010-01-05

尊敬的卢台长,各位来宾及东方台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我很荣幸今天能有这个机会在这里发言,和大家分享我和我家人的一些经历和体会。

    最早有缘能听到台长的节目的时候,我还在读中学。也是基于一次偶然的机会,妈妈买到了卢台长老电台的收音机,自此我们便加入了台长听众的行列。在那之前我曾被车撞过,昏迷中被救护车送往医院,车子轮胎还曾从我的脚背上压过。接到医院电话的爸妈吓坏了,焦急赶来,却看到我看起来完好无恙的坐在病床上,连点擦伤都没有,但那只被车压过的脚所穿的鞋子被碾得完全看不出本来的面目。后脑勺受到重击后虽然往里扁进去一块,但经过各种脑部检查拍片,除了轻微的脑震荡,并没有发现任何组织或是神经的损伤。后来和卢台长证实了我曾有一劫,但已经过了。虽然那时并不懂念经,但是远远有一尊菩萨在照看着我。世上没有奇迹吗,谁敢真正说一句“绝对”来否定它?
        
    其实我家本来是属回族,信奉的该是伊斯兰教。在不认识卢台长前,我也很喜欢拜菩萨,但每次进入庙里,总会有有种负罪感,兢兢业业,小心翼翼的。虽然我不说,别人不会知道,但在菩萨和护法神面前,我的一切都会无所遁形,总是怕菩萨不喜欢我,怕被赶出来。直到有天听到卢台长说其实所有宗教都一样,信奉的都是同一个至高无上的神,就像太阳只有那一个。听到这句话,我觉得所有的担心,不安都在阳光下蒸发了。就像每次都怀着忐忑的心情踏入的地方,到最后才发现,那其实本来就是一个让我的精神能有所寄托的地方,无比的温暖,如同家一样。     

    我,妈妈和外公是家里最早跟随卢台长念经的,我们一起帮着把太奶奶,太外婆都超度到天上,我的外太奶奶还在天上做了七仙女,而外老太爷也因为本身多年念经的修为在去世后,没有借助外力就上天了,但没能把我的外婆超度到天上是我家最大的遗憾。我不明白,我不明白为什么还有人不肯修心。就算不是为了自己,但自己的亲人呢?难道日渐老迈,健康正在衰退亲人不需要吗?看到那些外婆还健在的人,我很羡慕。当年我的外婆病重的时候,我们并不懂念经,放生。只好在药物也失去了作用的时候,看着她的生命一点点消逝。如果那时知道的话,完全可以依照卢台长教的法门治好她的孽障病,而后来帮外婆念小房子的时候也是刚刚才开始念经,不知道多加几张小房子还可以把她超度到天上,只让她投了人胎。两回遗憾,都是因为不懂!

    跟随台长修心的这一年多来,可谓是与时俱新,一天一天不断给我家带来惊喜。先是爸爸脾气变好了,不再那么火爆。本来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爸妈很少吵架了,相处也和睦多了,也越来越互相尊重,包容。且渐渐在我和妈妈的感染下,本来无肉不欢的爸爸也慢慢少吃肉了,非但不再吃活的海鲜,连速冻的都很少吃了。尽管他总是很虔诚的烧香拜菩萨,做起功德来也从不推脱,就是固执的不肯念经,坚守心诚则灵,不念经也没关系的想法。在屡次劝说失败后,我和妈妈就开始悄悄为他念心经求菩萨帮他开智慧。与此同时,观世音菩萨也通过王美玲阿姨传达要我爸爸念经的旨意,还说我爸爸有一颗金子般的心,念经以后会越来越好,有求必应,观世音菩萨还会亲自和他沟通。

    但连续学着念了几天经后,我爸爸突然不再念了,问他也不肯说原因,还会说话不耐烦。我们本想这下要我爸爸念经是彻底没望了,隔了几天有个早晨却看到我爸爸一个人坐着已经念了很久的经。他这才告诉我们,在刚开始念经后,便陆续梦到他过世的外公,外婆等亲人来想向他要经文。便想自己肯定是忙不来,干脆不念经了,也许就不会找他了。直到那天早上五点多的时候,听到耳边有个声音不停在说,“念心经,念心经,”才豁然醒悟,是观音菩萨给他的提示,要他开智慧,不能自私。他便下定决心要慢慢学,逐字逐句把经文都一个个念熟,到现在很多经文他都会背了呢!有次在星期六的听众联谊会听卢台长讲课的时候,还看到卢台长脸的上半个脸变成观世音菩萨的样子,还和我们家供的菩萨一样! 紧接着还在上次放生的时候看到卢台长的眉毛全变白了,脸却变得很黑,变成了护法神的脸。自我爸爸念经起,他进步得很快,也时常有灵感。他所有的转变,进步都是因为菩萨所给的鼓励和点化,是观世音菩萨用这份关照指引我爸爸走上了修心这条路!

    在今年10月,我曾一度心情极其低落,强烈的自责让我越发觉得自己很没用。有天晚上情绪彻底崩溃,和妈妈长谈了几个小时后的第二天清晨我梦到了观世音菩萨。梦中我坐在置于客厅角落的书桌后面,菩萨从右边几米远的地方缓缓移动过来,长的有些像我家供着的菩萨,神情庄严,保持着站立的姿势。到靠近我书桌的地方,突然,从这尊有些像雕像的菩萨身体里走下了另外一尊,就像是灵体脱离而出。走下来的菩萨,很年轻,看起来只有20出头,五官深刻,明艳而典雅,穿着浅色的纱裙,充满灵气,周围的一层空气也清亮而干净。姿态生动,连走路时手臂的摆动,裙子微微摇曳都很清楚。菩萨在客厅转了一圈,就在我以为要离开的时候却坐在了我书桌的另外一边,以手支着脸,亲切的和我面对面说话。我立刻把我的困扰烦恼说给了菩萨听,送菩萨离开的时候,菩萨告诉我要念一个经。可是醒来后其他细节都记的很清楚,唯独怎么想不起来那个经文的名字,只隐约记得好像是三个字的。所以我不敢告诉任何人,我不确定那是不是真的是观世音菩萨在梦中给我指示,还是我日有所思夜有所想。我也不敢相信菩萨会这么眷顾我,印象中菩萨是超凡脱俗的,距离应该很遥远,能给人看到就很好了,像这么随和亲切的面对面说话,是从来没想过的。反复犹豫和患得患失中,我请教了卢台长,确定了那真的是观世音菩萨,还帮我问了菩萨,告诉我菩萨要我念的经是普门品。我和妈妈都很感动,原来观世音连我们这次为了我的事情的谈话都知道,还特地来梦里看我。任何的词汇都不能描述我们的感激,感动,观世音菩萨用心在帮助我,而我只能用心来感谢。

    另外不得不说的是后来外公申请来澳洲探亲,因为年事已高,而体检对75岁以上的老人十分严格,要求全方面仔细检查。所以从递交申请的那天,我妈妈就给领事馆签证处的工作人员每天念七遍心经,并求菩萨能给外公这个机会来澳洲修心念经。结果当年检查很顺利的就通过了,连医疗保险都不需要买,手续也办的很快,一个星期左右外公就过来了。其实外公本身有高血压,听力不好,心脏也不太好,如果不是菩萨帮忙要通过肯定有困难。还有上个月我舅妈和她妈妈想来澳洲旅游。在申请的过程中,妈妈就又求了观世音菩萨给她们这个机会来见见卢台长,修心念经。是菩萨慈悲,又答应了我妈妈的请求。原先申请的是二十天,本想着能批下来一个月便已经很好了。没想到不仅两个人的申请都批准了,给的时间还是一年,可以多次往返,而且连押金都不用交。

  我和妈妈也是卢台长的老听众了,尤其是妈妈听他的节目有十年了。从最初对每周四那珍贵的半小时的期待,到今天,看到台长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电台,能够毫无顾忌的将他所知道的佛理,玄学知识对我们倾囊相授,用他的功力救助所有不幸的有缘人。见证台长这一步步走来的同时,也能感觉这其中的万分艰辛。在此我想向我们的卢台长致敬,感谢台长秉持观世音菩萨救苦救难的精神帮助我们所有人,千言万语无法表达我们家对卢台长的感激之情。我们诚心请求,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保佑台长身体健康,为救世上更多人而永驻世间!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