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言稿—BURWOOD法会
2009-05-16

    大家好,借此机会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个人的经历,希望对今天新来的朋友有很好的借鉴作用.

 

    我在来AU以后的留学其间在宾馆里打过工, 当时是满头浓发,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逐渐地开始掉头发,出头皮屑。看过医生,给了很多可能:可能是工作压力太大,可能是对目前使用的SHAMPOO洗发液敏感,等等,但都没有起到任何疗效。到了去年,我已经接受事实,把掉发归结到水的质量上,随他去了。但是头皮屑就实在是太让我痛苦,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我用梳子在头发上梳以下,所过之处一片雪白,在很多场合让我很尴尬。

 

   我有幸参加了去年台长的法会,从中了解到这其实很简单,典型的灵性造成的,头部也是典型的灵性通常呆的地方。按照台长的指导,我很快地开始念小房子,神奇的是:第一张烧后,当晚梦到这个人对我笑不停。第二张烧完,我记得是晚上,一觉醒来,头皮完全没了。全家人对此啧啧称奇,台长的法门的确是对症的药方。

 

    还有就是我孩子的皮肤,07年底孩子身上突然见起来大片的红点,奇痒无比,白天还好,一到晚上过了10点孩子就不停的挠。我们带他上过急诊,看过家庭医生,也看过专家,但没有人能确诊,有说是湿疹,有说是皮肤干燥,还有的坚持是过敏,作过血液检查,用了很多的QV润肤,和有激素的药膏。一年下来,愈演愈烈,不得不加大药膏的激素含量。我和爱人每人每晚只能睡半宿要轮流为孩子安摩挠痒,其中的苦和无助实在是没有办法说清楚。

 

    又是台长把我们三口从这种痛苦中解除出来:大悲水,小房子,和许愿,实施以后80%的情况下,孩子身上好好的,只有在他玩的太累以后才会再有,但也很快就可以消下去。与以前比天上地下。

 

    在认识台长前,我也按国内的方法念过《金刚经》《地藏王经》,认为只要念经,有护法保着没有灵性可以上身。实际上现在大家知道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

 

    另外我在国内从名牌大学毕业,在AU也读完了两个MASTER,接受了唯物主义教育很多年了,我通常是以科学的态度来理解这个世界的。曾经有一个问题困扰了我很长时间,在大学时我花了半年的时间在图书馆里查阅了大量的哲学书籍和名人传记,试图解答“人为什么活着”,最后归结到两个字“名利”,但有两个人用名利二字解释不了,居里夫人和爱因斯坦,现在台长是另一个用名利二字解释不来了的人,名利二字解释不了台长的菩萨心肠。正如同科学或医学能解释不了大悲水,小房子和愿力的神奇,解释不了为什么点满红点的一片纸可以治好我的头皮屑,大悲水和其它水有什么区别,更解释不了菩萨的慈悲神通。

 

希望以上对大家有启发,祝大家能从台长的法会中受益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