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性自性性相照,因缘了脱皆自然 – 网友“口羊”跟卢台长学佛的真实反馈——心灵法门网友反馈
2010-11-25

    卢台长您好,我是上海的听众,1986年出生,今年24岁,能有缘声闻台长弘法真是万分荣幸,我大约于两年之前开始考虑“人为什么活着”这一个问题,因为我觉得这个世界并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的繁华和谐,背后隐藏着许多难以理解的问题,一个人的快乐,总是相对的建立在自己或者别人的痛苦之上,世间的道理也并不能真正去判定谁对谁错,谁好谁坏,而只能相对而言。人在得到快乐后,总是还想得到更多,没有止境,所以从根本上来讲,其实我们并没有得到过所谓的快乐,而是在追寻“自我”快乐的路上苦苦奔波没有尽头。社会上充斥着权力和金钱的争斗,没有所谓的朋友和兄弟,只有利益上的互相利用,要么互相依赖要么互相伤害,但是最终只有两败俱伤,物质拥有的多寡并不能填补性灵上的空洞。每个人都在自欺和欺人中生活,无法自拔。这样活着的人生有何意义?带着这个问题,我辞去了我的工作,决定用一年的时间在家中寻找答案,从天文到地理,从科学到玄学,不管知识有多么深奥,描绘有多么奇妙,总逃不开“争斗”二字,不管是自然界,人,还是天上地下,外太空,宗教之间,极力寻求和谐的同时却总是充斥着争斗。所谓好的,善良的,高尚的,极力与不好的,邪恶的,低俗的抗争,却没有哪一方可以最终胜出。想到最后,只能用二元对立来概括我们整个世界。有好必有坏,有对必有错,没有永恒不变,只有因果循环,而且最终的问题就全在“我”字的身上。“我”会对所有的东西定性,并形成一种观念。世间有着万万亿亿个“我”便有万万亿亿的“观念”,每种观念都有细微分别,分别的观念导致了相互冲突。我的宗教和你的宗教,我的国家和你的国家,我的城市和你的城 市,我的观念和你的观念。甚至是一个完整的人,意识当中的念也是无时不刻的在交战着,“我觉得”这三个字会因时间的流逝而不断的改变和冲突。只要有“我”在,这个纷乱的世界就不会止息。

    在求知的过程中,我无意看到了释迦摩尼佛对于三千大世界的阐述,正好与我对于世界的一些看法不谋而合,感叹佛祖2500年前就以达到现在科技都无法完全达到的对于世界的阐述之于,每日诵读佛经并做笔记,才终于知道佛法其实讲的就是世界的实相,世界的道理,世界的游戏规则和出世界的方法。而以前虽然随我母亲常到各处烧香拜佛,却总不解,有难时,求财时,才想到去拜个雕像有何用?而且现在很多庙宇对于功利的追求也让我对于佛有一定的疑问,所以每每去庙宇也只是随缘烧点香求个平安,却不知正是在这种求无所求和对于佛法的疑问上,和佛学结下了因缘。在《楞严经》中的阿难,就如同是我的分身一样,代我问了佛陀所有的疑问,而佛陀对于这些问题的回答精妙绝伦,使我更加肯定了对于世界皆是虚妄的看法,却始终无法理解所谓的“般若”到底为何性,因为从文字上讲,那是性空,但从奥义上来讲,连性空也都不是的。读经后又体会到菩萨修行中道的艰辛,感叹菩萨大慈大悲的愿力,我想大慈大悲的根本原因就是慈心慈一切众生犹如众生慈自身血肉,悲心悲一切众生犹如众身悲自身的手脚相残,我觉得根本上来讲大体都是归一的,佛,菩萨,众生都犹如同一个身体,和谐统一,现在却生了病,体内各器官互相争斗自立一体,却不知没有一个器官可以离开其他器官独立自存,也没有一个器官可以被视为最重要的,只有在和谐一体的运作下,人才能健康的活着。

    虽然知道了一些世界和实相和道理,但却在如何修行出世间法上犯了难,肯定了世间一切皆虚妄的背景下,我产生了厌恶世间的情绪,于是将自己琐于家中的房间内,通过删除网上联络人和扔掉手机卡的方式断绝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在封闭的空间下我每天只食用饼干麦片粥和蜂蜜,看佛经,看克里希那穆提的书,想自性的问题, 同时也关注着全世界越来越多的灾难,也看到了许多人为了逃避世间总总苦而去寻找和修行不同的法门和方法,而我自己也试着通过不同的方式灭除自己的妄想心,在彻底安静的夜里,我观察着脑子里的每一个念头,每一个想法,不管是什么念头和想法,都不让它安住,念头起后不取念头就灭了,在灭除了所有正常的思维念头 后,就产生了一个瓶颈,脑子里就开始产生各种乱想念头,没有逻辑也没有由来,就像喷泉一样,流去一个又出来一个,所以我试着不去想,可是不去想的念头又开始在脑中围绕,就像一场在脑中的战争,念头和打压念头的思想不停的斗争得不到宁静。有时候在念头已经很少的那一刹那,我就睡着了。有时候能体会到耳识从外界开始收回来反照内心,但是每次觉察到外界声音越来越轻的时候,我也就慢慢睡着了,然后感觉到外界声音越来越响的时候,我又恢复了觉察。有时候打坐昏睡过去后,还会有种被招魂的感觉,就像天女在召唤我,但是我都是在召唤声越来越响的时候产生一念不想去的感觉就醒了。也有时候昏睡过去后梦到自己在梦中打坐,然后被各种魔所袭扰,不得安宁。

    去年正月十五我和我母亲一起去了普陀山,这是我第一次去普陀山,因为以前总找不到为何要拜佛菩萨的原因,单纯去旅游感觉没有意义。这次因为我看清了部分世界的实相,也明白了佛菩萨的慈悲用心,所以特地去谢谢观世音菩萨能让我有机会生在这个世界上,体会自身和众身的苦,并从中认知到世界的实相和离苦得乐的方 法,也让我明白了为何佛菩萨要自救救他广度众生的道理。于是于普陀山经过的每一座庙宇都发愿求无上菩提心,自渡渡他,乃至渡无可渡。也就是在这次的旅行中,和我们一同前去普陀山的朋友中间就有三个修行不同法门的师傅,一位是专修打坐,一位是专修卢台长念经,还有一位是修行密宗法门。因我对于密宗了解过于浅薄,而前段时间一直在闭关打坐,所以和专修打坐的师傅聊了很长时间,也学到了不少道理,卢台长的念经法门也没有过多的了解,便回到家中继续闭关打坐。也就过了几个月,我妻子就怀上了我的孩子,此时离一年时间也所剩无几,但是我又不想放弃修行,所以产生了出家闭关的想法,但是又想到这样对于家人的影响实在是十分巨大,所以在经过一夜的思想斗争后,最终还是决定把修行先放一放,回到原来的生活中来,因为我看清自己出家的念头只不过是想逃避烦恼,逃避问题而已,根本上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而且也没有什么出家不出家,离世不离世,就算跑到天涯海角或者躲到一个没人的山洞里,也依旧在这个虚空世界内。

    最终我走出了闭关将近一年的小房间,重新回到了生活中,但是整个人就像新生一样,与一年以前的我对于人生对于世界的看法大不一样,心胸也开阔了不少,也能时刻觉察到心里产生的各种妄念和妄想,由于我母亲从普陀山回来后就对卢台长的法门非常感兴趣,一直在看卢台长的两套书,并一直念经,让我对于台长的法门又重新关注了起来。因台长的两本书中大多牵涉到玄学方面的知识,起初让我对于台长的法门有一些偏见,认为台长是像算命先生那样的人,但是其中有一些内容却又非常有道理,所以我一直在观察我母亲的修行和台长的各种资料,也同时在观察台长的为人,因为现在有太多的人或者机构通过这类东西来敛财,还是有点放心不下。 最终在知道台长十年如一日的为人们排忧解难,治疗疑难杂症,不收取分文后,我彻底放下的心中的包袱,开始慢慢的支持和引导我母亲朝台长所倡导的正确信念和方向修行,同时也开始和她说我在闭关中悟出的一些道理。同时我母亲也希望我和我妻子一同与她修行,在今年我母亲生日的时候,我和我妻子给她送上了一份惊喜,一个崭新的佛龛,让她可以供奉观世音菩萨,而我母亲对我们说,她一直用个小盒子里面放两张纸,一张写着“可以”,一张是空白,以前经常问天是否能请菩萨,每每都是空白一张,前几天却抽到了“可以”两字,感动的流下眼泪,没想到没过几天我们就请回了佛龛,不得不感叹因缘奇妙佛法无边。

    佛龛请回后,我母亲又去上海龙华寺旁的佛具店请来了一尊观世音菩萨,菩萨像精致优雅、沉稳庄严,男女相,青幼相,各种表情象具足,刻画的惟妙惟肖。每每看到便能生安定心,欢喜心。我母亲每早晚都在菩萨前念经做功课,手机中也录入台长的节目录音,一有空便专心听并做笔记。我也被我母亲这种专心用功的精神感动,不久也和她一起早晚礼佛念经,只有真正修行后才知道台长法门的奥妙,在念经的过程中,妄念慢慢就没有了,一念念都念住在经文上,心情的起伏也慢慢变缓和了,而且对于佛理的理解随着念《心经》越来越深入进去,生活中碰到的大事小事都能悟出其中的道理,别人对于佛法有疑问的时候,我也能融会贯通因机说教了,就像脑子里住了一位佛菩萨时时刻刻在说法一样,但是因为修行不够,很多时候念、行还不能够统一,有时候做错事情后一刻才能忏悔和思考。原先我跟我母亲说佛法的时候,她总是觉得我说的太深奥难懂不愿意听而只是喜欢念经,慢慢的她现在也开始和我交流起佛法道理,我说的一些道理她也能理解了,我妻子原先是非常反对我们念经修行的,但是她也说不出所以然,在听了台长的节目,加上我和母亲不断念《心经》给她并和她说道理后,她也就将信将疑的开始和我们一起念经。我妻子怀孕7个月的时候生了个痔疮,本来并不疼,可是生出来第二天晚上她做了个梦,梦到她到她已过世的姥姥家中上厕所,结果厕所里的手纸全部变成了冥币,擦不得屁股。第三天她的痔疮就变的拇指头一样大,非常疼痛,我和我母亲马上意识到是她姥姥来要债了,便马上赠予六张小房子,并用观音水擦拭病变的部位,然后我们又去放了生并让她许愿,结果在最后张小房子化掉的那天晚上,痔疮就慢慢的不痛了,第二天就基本痊愈了,并且被我们放生的那些鱼儿还托梦给我妻子,带着她一起到水底世界游玩了一番,因她不知道我们有放生,后来把梦告诉给我们听后,我们才跟她说为她放过生。后来我妻子又因为晚上睡觉着凉,得了很严重的感冒,孕妇不能吃药,而且感冒会对胎儿有不利的影响,所以我们让她念108遍《大悲咒》,并烧姜和葱根一起煮的水给她喝,结果念了六十几遍还不见起效,马上想到是不是因为喝姜和葱根煮水的原因,因为有听台长说吃五辛念经效果是大打折扣的,于是马上让我妻子漱口刷牙,并喝下大悲水,然后再念《净口业真言》,接下去一边念《大悲咒》,身体就慢慢的开始好转了,最后一遍念好后过半个小时,感冒就神奇般的好了。经过这些事情后,我妻子也完全相信台长的法门了,现在也每天坚持做功课。

   起初我们供奉的菩萨前面的油灯是不结莲花的,随着我们全家都信佛菩萨,油灯的灯芯就开始慢慢有了变化,一开始只是一些很小的米粒,随后慢慢会结出小花瓣,一朵,两朵,慢慢的又变大变厚实起来,层层叠叠,在一次初一放生回来后,灯芯不但结出层层叠叠的花瓣,每片花瓣当中还有花心,整朵花的最上方还结出了白色的 花蕊,实在是妙不可言,现在只要我们一点油灯诚心请观世音菩萨,菩萨必来,随着跳跃的火苗,莲花就会在火苗中慢慢生长,开放,而且莲花的大小还与我们念经 的好坏有关,如果我们全家一起念,专心一致,不打妄想,莲花就会开的很大很厚实,如果是单个人念,或者念的时候想这想那,莲花的花瓣就会开的又小又扁,就像是菩萨在帮我们批改作业,每次作业做的好不好,念完看莲花的大小便知。

     佛性自性性相照,因缘了脱皆自然 - 网友“口羊”跟卢台长学佛的真实反馈 - 观世音菩萨心灵法门 - 观世音菩萨心灵法门

家里佛龛油灯结的莲花

    现在念佛经学佛法已经是我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家里每天其乐融融欢声笑语,就算是有矛盾或者不开心的事情,也能立即化解,我也在这将近两年学佛的坎坷 路上体会到了佛法的广大高深却总是能在生活中许多不经意的事情中体现出来。所以如果现在要我再选一次修炼的道场,我再也不会有去找个山洞把自己关起来的想法,生活就是我的道场,每天经历的事情,就是佛法,每天从事情中悟出的道理就是佛理,每个生活中的人,都是菩萨,与人的接触中,不断能从别人身上反观自己的毛病和缺点,起心动念,好的保持,坏的改正,人生的意义也许就是在于在不断完整自己的同时完整大家,最终实现所有生灵的心灵统一,一包容一切,一切也都在这个一中吧。
 
    在修行中还有几个单独的灵验事件,在下列出,供同修参考。

  1. 我妈妈请菩萨的时候脑子里就突然跳出的灵感,去龙华寺旁的佛具店请,像是有观世音菩萨开示一样。
  2. 妈妈多年的颈椎病通过念经,彻底好了。
  3. 在我们全家陆续修行半年后,台长在我的梦中到我们家做客,并看了我们供菩萨的地方,给予了肯定,说我们的菩萨供的很好,并且我还看到油灯中和净水碗中的乌龟,后来10年10月24日打通台长玄艺问答请台长解梦后得知是我母亲求寿求成,所以菩萨面前才会化现两只乌龟给我看。
  4. 我母亲梦到她和一群同修围坐在一起,台长坐在中间与大家讲法,虽然只是看到背影,但是她内心强烈感觉是台长本人。
  5. 在我们打通玄艺问答的当天晚上,台长化身成一个小孩子为我怀孕的妻子看图腾,告诉她需要化七张小房子来给要经者,并且还提示她注意某一个数字,具体是几在此不方便细说,具体的意思就是要她当心几个月中的特定的一天。
  6. 一次我梦中梦到我妻子肚子中的小孩,只有手指头呢么点大,在我手掌上翻来翻去玩的很开心,然后看着看着就看到了他内部的脏器,类似照X光 的感觉,图像是黑白的,看到他肺部有一些小水泡,当时下意识就感觉是不是宝宝的肺有问题,结果过了大约两周我陪我妻子去听胎教课,课上老师就说到如果孕妇高血糖,体内的宝宝很有可能会肺积水或者水肿,当时我就激灵了一下,因为我妻子也就在两周前查出高血糖,前面的有提到的七张小房子,也是台长化身提示要化 给高血糖的要经者,没想到菩萨也到我的梦中给我开示了我宝宝的健康情况,要我们多加留意。
  7. 我的腰部经常会不适,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酸痛,有时候却又什么感觉都没有,特别是帮我怀孕妻子念了几张小房子后,腰部不适感就更加严重了些,然后我试着给 自己念了七张小房子,却未见任何起效,所以开始怀疑是否是小房子哪里念的有问题,还是因为张数不够。但是苦于台长的电话实在太难打,无法亲自询问台长,于是我某天做好晚课后就求观世音菩萨给我开示,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果然晚上我就梦到我来到一个妇女家,妇女走到一个床头柜前,拉开了抽屉,我凑过去一看, 里面放着几大盒的紧急避孕药,当时我就想,哇,哪来的呢么多紧急避孕药?抱着惊奇的感觉就惊醒了,醒了后自己想了一下,才恍然大悟,原来菩萨是在开示我,其实我右腰部的要经者都是以前和妻子没做保护情况下,事后吃紧急避孕药所造成的,也同时印证了台长某期节目里说过,精子和卵子结合的那一刻,灵性就进去了,如果这个时候紧急避孕药再起药效,呢么也算是打掉一个孩子了,只怪以前自己太愚痴,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只顾自己的方便和快乐,却不知暗暗中种下了恶果,幸亏了台长和观世音菩萨的教导,才让我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有机会去忏悔和改过,要不然真的是受报了都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最后我们全家要感谢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的观世音菩萨,感谢活菩萨卢军宏台长,让我们有机会能寻正道修心修行,我们也会坚持不懈,向着无上正等正觉努力!

一个年轻的学佛网友“口羊”